• <fieldset id='spkkw'></fieldset>
  • <i id='spkkw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spkkw'><em id='spkkw'></em><td id='spkkw'><div id='spkk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pkkw'><big id='spkkw'><big id='spkkw'></big><legend id='spkk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spkkw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spkkw'><strong id='spkkw'></strong><small id='spkkw'></small><button id='spkkw'></button><li id='spkkw'><noscript id='spkkw'><big id='spkkw'></big><dt id='spkk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pkkw'><table id='spkkw'><blockquote id='spkkw'><tbody id='spkk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pkkw'></u><kbd id='spkkw'><kbd id='spkkw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spkkw'><strong id='spkk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spkkw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spkkw'></span>
            <i id='spkkw'><div id='spkkw'><ins id='spkk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觀眾視角丨《理查德·朱維爾的哀歌》男警官看瞭會沉默,女記者看瞭要落淚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不久將年滿90歲的美國國師級導演——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,也就是影迷們口中的東木,又帶著新作走來瞭。如此高齡還在現場拍片,無論東西南北木,已是我所熟知的導演中之最。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幾乎不可能的事,在東木身上隻是常規操作,畢竟他在憑借《不可饒恕》首次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時就已年過六旬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東木雖然演的少瞭,但他依舊堅持以近乎每年一部的速度拍著片,似乎在向眾人證明,他還是《老爺車》和《騾子》裡面那樣的老炮,退休對於他來說是不存在的。

            作為東木的影迷無疑是幸運的,雖然片子質量略有起伏,但從不缺席。

            接下來我們就來瞅瞅今年東木又給我們帶來瞭一部怎樣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《理查德·朱維爾的哀歌》是一部取材自真實事件,以1997年《名利場》(Vanity Fair)雜志上Marie Brenner一篇名為《美國噩夢:理查德·朱維爾的哀歌》的文章為底本創作的傳記電影。原本決定出演的小李和喬納·希爾最終是以制片人的身份參與到瞭本片之中。

            影片在整體劇情上和文章一致,講述的是96年亞特蘭大爆炸案冤屈事件。

            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期間,保安Richard Jewell(保羅·沃爾特·豪澤 飾)首先在百年公園發現瞭裝有炸彈的可疑背包,Jewell迅速驅散人群的行為拯救瞭數百人的生命,他也因此被大傢當做英雄。

            然而在之後的調查中,他被Tom Shaw(喬恩·哈姆 飾)任職的FBI確立為首要懷疑對象,加上Kathy Scruggs(奧利維亞·王爾德 飾)所在《亞特蘭大憲報》為代表的媒體渲染,他轉眼間從人們贊賞的英雄變為瞭疑犯和人們唾棄的對象。

            深知自己陷入麻煩的Jewell向律師好友Watson Bryant(山姆·洛克威爾 飾)求助,由此上演瞭一出他們一同對抗司法機關和媒體,洗刷冤屈的好戲。

            司法和媒體,所謂的公權力和第四權力,乍一看這又是一部東木批判體制,歌頌英雄的片子,就像他之前的《美國狙擊手》和《薩利機長》一般,他再次詮釋瞭一位被誤解的英雄人物,加上本片在懸念設置和情節推動上所展現的經典劇作手法,這無疑是東木的又一典型作品。

            然而,看到影片最後,我發現自己隻猜對瞭一半。

            電影在手法上確實如先前所說,純熟的老派劇情結構,東木老爺子玩瞭一輩子的東西,如今已爐火純青,在人物塑造和節奏把控上都相當的穩健,樸實無華,這年代應該沒幾個人敢說自己比東木更擅長這套瞭。

            在表現內容上,東木也確實批判瞭警局和媒體,對他們從目的到權力,從組織到個人進行瞭全方位無死角的批判。媒體為瞭曝光率不惜誤導大眾,警局為瞭結案不惜釣魚執法,連它們中的權力結構也是無可救藥,在媒體中有頭條就是爹,不同警局搶案子隻靠等級壓迫,什麼管轄范圍,在我FBI面前你們都得閉嘴。而兩個體制的代表人物,女記者Scruggs和男警官Shaw同樣被批的體無完膚。女記者靠py交易套內幕上頭條,男警官破案靠套話取證據。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導演看誰不順眼就黑誰,片中出現的黑人、同性戀元素也說明瞭這一點,這些元素顯然都是導演刻意而為之的。女黑人不聽指揮非要照相,炸死活該。Jewell也不聽勸告,都自身難保瞭還跳過重點,一心與gay劃清界限,被告也是該。東木作為一位有強烈個人傾向的導演,並且都這年紀瞭還在拍電影,當然不會在乎我們所謂的政治正確,想說什麼就說什麼,這似乎也成瞭這位耄耋老人的特權。

            但最讓筆者咋舌的其實不是東木的黑,而是東木在影片結尾連排的幾場戲,從媒體到警局,從女記者到男警官,東木選擇瞭一一原諒。

            女記者在聽完Jewell母親感人肺腑的演講後流下瞭悔恨的淚水,男警官在聽完Jewell發人深省的言論後陷入瞭沉默。媒體沒有再騷擾Jewell一傢,FBI也撤銷瞭對他的調查。這樣結局的選擇雖然顯得刻意和生硬,但是卻將導演的用意表露無疑。最諷刺的是,雖然媒體如此無良,警局如此黑暗,但最初律師Bryant是靠要在媒體上曝光來要挾FBI放人,最後反擊時Jewell母親痛述輿論同樣是通過媒體,指責警方濫用職權時尋求的是更高的總統權力。通過媒體反媒體,透過體制反體制,好一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。

            不過轉念一想,除瞭這樣,作為美國最普通民眾的Jewell一傢還能怎麼辦呢,雖然法律能捍衛他的清白,讓他不會被定罪,但除瞭刑罰之外的所有一切又該由誰來承擔,就像片子末尾FBI還給Jewell一傢物品上印著的證物編號一樣,抹也抹不去,越擦還越顯眼。

            對於男主Richard Jewell,可以說是東木在這本片中傾註最多的角色,這是一個再典型不過的美國普通民眾畫像,肥胖憨厚,對未來充滿願景和幻想,相信權威,對美國夢堅信不疑。有些小心思,偷稅漏稅也幹,但對人性依舊保持著純真善良。他想當英雄時卻陷入瞭麻煩,想做回一個幹好本職工作的普通人後,一切才開始回到正軌,從這點來說,本片是反英雄,歌頌平民的。

            東木用Richard Jewell的經歷給最廣泛的美國群眾做瞭一個榜樣,從迷戀權威到懷疑體制,最後重新回到體制中去。在東木看來,美國夢本應如此,哪來這麼多精英和英雄,哪裡需要打破這個原本偉大的價值觀和體制,雖然現在面臨各種問題,但隻要改過就行,批判歸批判,日子還要過。在這點上,東木完美的貫徹瞭川普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思想,這可能就是國師的作用吧。如此看來,不忘初心,砥礪前行,這是當今世界共同的主題。